没头脑且不高兴。

【英A英/短完】夏天里

-致一段滋生于夏日的美好情愫。


---


1985年,科德角的夏天格外漫长。


建于矮小伏丘之上的独栋小屋里,17岁的白人男孩从被窝中探出一个生长着金色短发、毛绒绒的脑袋,半趴在19岁的东方少年敞露的胸膛上,像一只亟待抚顶的山猫,半眯着翠色的眼看向窗外,脸上露出近似于餍足的舒适的神情。


“你听到了吗,英二?”他说,“那边的海湾里好像有鲸在鸣叫。”


奥村英二顺着他的目光从二楼半掩的窗口看向远处深蓝色的地平线,那里人头攒动,游客如织,并没有鲸鱼的影子。


可他却答:“嗯,是啊,我听...

 

【英A英/短完】坠入

-《神曲》里地狱和炼狱组成沙漏的形状。地狱有九层,愈深愈逼仄。传说中撒旦住在最末,接纳所有的罪恶。

 

 

001

 

 

纽约雨夜多惊雷,金发少年从睡梦中陡然醒转,浑身盗汗,翠色眸中是难以言喻的沉重。

 

 

梦里他又往下坠了一点。

 

荒凉的平原上风寒刺骨,呼啸不停,他已经很努力在避开那些隐有异香的兔子洞,可仍旧在即将越过地平线、拥抱初阳前一脚踩空。

 

于是梦里他又往下坠了一点。

 

黑暗中四肢无着,连五感都变得迟钝,只有从荒原上带下的冷风卷裹在他的身周,在抵达下一层实...

 

【英A英/短完】美国往事

*根据动画片尾截图,他们曾在横跨美国东西时途经山城丹佛,于是随意发散的一段文字,美好是他们的,OOC属于我。

001

 

摄影师奥村英二曾有一段在美国中部城市漂泊流浪的经历,那是他那段动荡不安的岁月里所获得的难得的休憩,与他的友人一道,其中包括据其描述分量最重的A。

 

——《newsweek》的人物专访里提到这么一句。

 

而奥村当时对中部的形容远不止这些内容,他将那里称之为自由的国度:“那是每个男人无论年纪都戴着牛仔呢帽,蹬着皮制长靴,唱民谣、喝烈酒,骑马混居的广袤区域,所有行走其上的生物,心态都会随着太阳的东升西落,在壮烈与温和之间相切变换……...

 

【英A英/短完】追光者

只是想提前和Ash说一句万圣节快乐。

001


今天是非常好的一天。


多云,但在云破日出的间隙,阳光如金屑温柔洒落。


奥村英二黎明时分就从梦境中醒来,准备驱车前往下一个梦境。


科德角带着鳕鱼甜腥的海风没能留住他。


本来万圣节前夜,普罗温斯顿镇上将会举办一场盛大的同性恋游行,而他前几天收到主办方的邀请,希望他能作为这场彩虹party的官方摄影师记录这个绮丽活动的全过程。


“您拍的照片,感情总是要比旁人充沛许多。”


因为他这两年在美国东部...

 

【A英】雪与葵

-葵花始终向阳,于是他未能看到野兽在自己身后迈向亡途的此刻,可只有野兽清楚,是这世间唯一有温度的花朵化开了他身上的冰雪,让他有力量奔赴此刻的亡途。

 

※本文融续动画第12集,OOC预警,童车预警。

001

 

亚修·林克斯打开房门的时候,以为是自己看错了门牌号,心里陡然一惊,如果不是自己手下与另一个穿着滑稽、戴着可笑尖顶帽的男人举起手中摇晃着酒水的玻璃杯对他展颜笑道:“欢迎回来,亚修!”他大概真的会退后一步,去门外确定这间居所的归属。

 

当然,即使现在确定没有进错门,他也无法把这个房间当成是自己平时居住的地方——房间里乱七八糟的东西...

 

【EI】花有重开日

「七年之痒,痒个回头草。」

注:情节皆虚构,勿作真。


 

【无差】路人(吾王视角一个平行人生的脑洞存档)


算是去年这个时候写的「齐之侃将军在哪里」姐妹篇,那篇中回应了这篇里吾王的问题,顺手放个链接:《齐之侃将军在哪里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01
 
囿困于幽黑的深洞中,刀刃入肉的声音格外清晰,锋锐的铁片在寒冬的加护下长驱直入,割开颈部单薄的表皮,深嵌入纤细的血脉里,温热的液体汩汩流下,猩红的颜色霎时间灌满了整个洞窟。
 
“王上——”
“王上——”
 
熟悉的呼唤由远及近,他深吸一口血雾,鼻腔内尽是苦涩与委屈,他想逃...

 

【EI】猎手(上)

#不知道怎么打tag系列# 实际上是误入异时空的蓝斯洛x恋美癖血族Ian的故事。

趁终5还没开播先ooc爽一发,不是很血腥的血腥预警,相信我血族拥有极强的自愈能力…

感谢 @Claudia爱拜仁  制作的插图!(❁´ω`❁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极少有人会在凌晨一点的时候还在街道上行走,尤其现在正值深冬,白日的空气已极尽寒凉,更遑论湿雾弥漫的夜晚,空荡的道路两旁只有掉光了叶子的枯干成列耸立着,交错的枝桠就像是恶魔丑陋而斑驳的角,在老旧煤油灯微弱亮光的映照下,于...

 

【无差】虎妖与狼妖(一个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的脑洞存档)

关于“同桌,补习,老夫老妻”这几个关键词和这张图的结合(图源水印),脑洞杂乱的大纲文,随便看看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今天的故事和两个妖怪有关,一只虎妖,一只狼妖。


虎妖和狼妖大概很久之前就已经降生到这个世界上了,那时候世界大陆的名字叫钧天,是一个统一的整体,因为钧天大陆板块聚合度高,所以灵气也比较厚重,适合妖怪们生存,大家不必成日里窝在一条穷山沟里抱着一棵古树修炼,又听说人间幸福指数高,于是纷纷走出大山进入人世,想感受普通人的快乐。


那么问题就来了,妖怪和凡人在力量上毕竟存在那么一点点的差距,因此在凡人...

 

【EI】酒后

_(ˉཀˉ」∠)_诶嘿嘿大口吃肉

颜翊:

一辆拖了半个多月的练手破车。



给 @凉气 的生日贺文。


希望老司机不要嫌弃嘿嘿(๑¯ ³ ¯๑)



这大概是一个互撩的故事(。)



and,我继续闭关了……小天使们年底见。

 

【无差】《大梦归》(黄粱一梦,沾糖刀,存档)

 好久没登乐乎了,上来存个档,OOC慎



001


  蹇宾的脑袋磕在冰凉的地板上,有温热的液体从后脑和脖颈两处创口汩汩流出,只一瞬间眼前便被猩红的云雾所遮盖,他最后费力地转动了一下喉咙,喉间发出“嚯嚯”的声响,如果有天玑的旧臣此刻站在这位君王的身前,他会发现他一张一合,如死鱼般翕动的唇口,应是想再叫一遍他们上将军的名字,齐之侃。
  
  002


  蹇宾睁开眼的时候,正听见晨钟敲响,沉闷厚重的声音一下又一下从窗外钻进来,砰砰撞击在他的心房。
  
   他掀开帷帐,木然的看着鱼贯而入涌进他寝殿的内侍,他们在他的床前恭谨和顺的站成一排,手中捧着他华贵的衣物。...

 

【IE】《日行人》(时空恋旅人脑洞存档)

“如果敌人是时间,我们能够走多久。”


OOC慎,时空恋旅人脑洞,有私设+毫无科学精神


正文点我

昨天被屏蔽了,才摸到电脑,修了一下,重发一遍存个档,看过的朋友们无视我


 

© 溜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